主页 Chinese Empire(帝国)- 社区 题外话

《皇城的陨落》第三集

妮可妮可 话题数:113
最后编辑于 27.02.2015 题外话
  二十年前.



  那一天,晨曦初现。

  一队为数十数人的马队,奔驰在太阳的光谱前,赶到联合军誓师大典聚集的山谷上。

  马队前方其中一人手持当时骑士团专用的银色旗帜。

  旗帜向着黎明前灰蒙蒙的方向飘扬而去,后方,却是阳光照射在大地上,光与影的分界线。


幕校对:rosannez



  那天──

  他们曾经为所到之处带来了光明!



  当时两方的阵营:联合军方面主要是以摩酷的骑士团,及陆日晨的意志盟为首,再加上各方慕集而来的领主土豪所组成;而支配了首都皇城控制权的一方由maraja大王所带领的,简称LBF。


催稿总监:教宗大人



  誓师大典上──

  「……不向弱者施暴;」K宝腰间的剑拔出,指向天际。

  「不向罪恶妥协;」其他将领的长剑也同时并靠;马克斯说。

  「吾之剑扶助需要扶助之人;」各起誓的将领中,马克斯的老朋友月行者也在其中。

  「吾之刃惩罚必须惩罚之事;」歃血为盟的一众身影中,还有当时小小年纪的他──后来成为了三剑侠之一的大熊。


历史参考来源:幽境城国立图书馆



  那天,旱雷的声音虽大,但给振奋人心的誓词及众人的豪情壮语比了下去,在耳窝中、心坎里──



  久久不散。


出品人:妮可






※  ※  ※  ※  ※  ※  ※  ※  ※  ※  ※  ※  ※  ※  ※  ※  




《皇城的陨落》





「重视特权胜于原则的人,两者均将不保。」艾森豪威尔



  利奥波德三世(Leopold III)大公,与熊. 格兰伯尔(Grimbert of ursidae)公爵之间的Berimond之战久久未分出胜负,其中一个原因为是各地领主间在这场两家的战争中,像是有默契地与对手互配合,相以雇佣兵的方式去参战。

  也就是说比方这次战役中,甲方的军队号受利奥波德的奉召到来向敌方展开攻城略地;但下一次的战役,甲方又很可能成为了熊. 格兰伯尔的雇佣部队,向利奥波德的营地进军这样。

  这闹剧式的斗争,由起初两家不能接受到后来已经麻木的态度,能依靠的就只有本身家族的军队了。

  但世事的演变,往往不尽人意──



  ※  ※  ※



  「又来了!」常山熊匆忙跑进会议厅,把一旁的侍女吓了一跳。

  「什么又来了?」原本正在吃花生的大资本公爵问。

  「骑士团那群家伙!」常山熊。

  「可恶!又是古德曼?」大资本公爵。

  「不是,是施汰蔑。」常山熊更正,并补充:「在Berimond的战场上拔掉了罗莎娜占领着骑士团营地的旗。」

  「头上长了个汉字的那个妖妇?」大资本公爵不忘揶揄一下。

  「那是……胎记……」常山熊更正。吐槽四王经常互呛的场面,众人早就见怪不怪,只是,有时实在忍俊得辛苦。

  「切!」大资本公爵呛完,转头问不远处的罗莎娜:「你没去信先通知对方吗?罗莎娜……」

  「有啊!不过等了很久没回……」罗莎娜先是强调,但很快便意识到处事者的态度,不管是否有恩怨,还是应该保持尽量的中肯,便补充说:「由她吧,同盟帮助同盟拔了我的旗,也算在情理之中……」

  「但是妳的营地也被她占着啊……」大资本公爵不忿提醒:「那我也帮你拔了她正在占领着妳的旗,也是情理之中吧,毕竟也是同盟帮助同盟。」

  「是,不过,他们会觉得他们打人是天经地义,你敢动他们就是罪大恶极啊……」罗莎娜也提醒对方。

  但。

  「管他的,反正在Berimond的战场上,各盟以佣兵的形式占营掠地,早有共识不会把恩怨带出该战场外的其他地方去,等我解放了妳的营地再说。」大资本公爵听后更加不忿。

  「这个……『早有共识』,恐怕只是其他联盟出于互相尊重的默契吧,但骑士团对我们……」常山熊也插一把嘴。

  「那她有寄信给罗莎娜好歹说一下不?」大资本公爵转过头来反问常山熊,然后二人望向问题中的主角,等待她的答案。

  「那也没……」罗莎娜实说。

  「既然不是共识下的行为,那也不要怪责别人拔了她的旗!」大资本公爵想起乌发的遭遇:「新仇旧恨,别人从母亲的肚里跑出来,不是为了默默低头去义务配合他们的。」

  「可恶!你的吐槽能量又上一个阶级了!就冲你最后的一句,我挺你。」常山熊笑,拍一拍心口。



  ※  ※  ※



  刚从骑士团和阿尔及利亚交战前线回来的团长,虽然已一面倦容,但,坐在首都的铁剑王座上,有时想休息一下也不容许。

  「……WW那边,早前给我们的什么Berimond协议书,答复了吗?」摩酷一边问,两旁的侍从一边替他解去沉重的战甲。

  「我觉得根本不需要答复吧,什么互相占领先去信一封,什么不把恩怨带离战场……有问过我们意见吗?就由得他们急呗。」施汰蔑越说越不满的样子,续:「最该死的是我们又没答复些什么,那个罗莎娜竟然插了支旗在我们的营地上,真是天真到以为我们会跟他们配合的样子,笑死我了。」

  「……那你怎样处理?」摩酷随口问,

  「当然是拔掉了!」施汰蔑应道。

  「不配合吗?」摩酷继续问,但似乎没打算给些什么指示。

  「配合?二团那边跟我们配合就够了……他们?连写信拒绝都浪费我时间,直接出兵就是我的答案了,他们敢哼半句吗?」大概是真的很不满有人没经她批准就敢动骑士团的阵营,虽然不是插在她的营地上,不过说话态度比平日凉薄;但──

  话音未落……

  「报!」传讯员。

  「WW的常山熊和大资本公爵出兵支援他方罗莎娜的营地,拔了我方施汰蔑将军的占领旗……」

  「什么!两个找死的小子!敢不给面子?」施汰蔑感觉好像被人搧了一记耳光似的,尤其是她知道在埸的人还记得一分钟前她自己说过的。

  「你自己处理好,下一个议题……」摩酷对Berimond战场上发生的事,似乎并不在意;早有共识的战场上一点点擦枪走火,小事一宗而已──他这样觉得。

  「哼!我就看看他俩是不是嫌命长!」可是,七级台阶下的大厅,施汰蔑却觉得给人当众落面,额上的『绝』字因愤恨而更加显眼。



  ※  ※  ※



  历史,就是人类用血与生命换来的一页。

  历史学家为了方便写下这一页,普遍会在两军正式交战的那一天开始下笔,也好让后世易于记住;比如第二次世界大战的开战日期,后世普遍认为十二月二十四日平安夜为开战之夜──

  但是,在任何一场人类浩劫来临之前,波谲云诡,谍报交错的大战前奏──

同样压抑得令人,喘不过气;满头大汗。



  早上。

  吱吱吱吱的雏鸟鸣叫被一阵哒答哒答的马蹄声掩盖。

  一夜的寒气未散,战争的气息已经火热──


「报!」快.马.加.鞭.

「骑士团宣告向我们展开战争状态!」传讯员。

  「什么?就拔了那个妖妇在Berimond战场上的旗,就要宣战我们了!?」大资本公爵。

  「果然是『碰碰都不行骑士团』……」吐槽王海怪说,他是吐槽四王之中,身型最庞大的一位。


「报!」马.不.停.蹄.

「施汰蔑正派出多队军队,正向常山熊和大资
本公爵所占领中的营地出发,拔旗意图明显。」

  「哈,这预计之中,拔旗也没什么,反正就是Berimond战场上的事,由得她发疯一下……」

「再报!」争.分.夺.秒.

「骑士团施汰蔑正出兵往我军所有的占领营地拔旗。」

  「什么是『所有的占领营地』!?说清楚一点……」这次海怪比较想知道细节。

  「目标:就是我方跟其他联盟早就商议好,互相占领着的营地,包括在白猫、圣电、狼群等等……营地上面早就插上的旗!」

  「发疯了吗!?」大资本公爵:「那妖妇是打算拔光我们整个联盟所有的旗吗?」

  「不知道……」海怪。

  战争的味道,够浓了吗──



  还未够。



battle_of_bosworth_fiel_zps11c571ad.jpg



  ※  ※  ※



  会客厅内,面上刺了9303刺青的盟主荣,亲自招待远道而来,公约盟之一,代表「技述」盟的塞缪尔及其一众。

  「拔旗也没什么,反正就是Berimond战场上的事,由得她发疯一下……」席间,盟主大致讲解了联盟内部面对近日和骑士团摩擦不断的情况。

  「问题在宣告战争状态……」塞缪尔忧心忡忡──

  在战略地点上,WW的领地集中在大陆的东北方,而「技述」则在东南方较多。虽说同在帝国之内,各盟与各盟之间理论上不存在疆土边界的问题,但势力集中的范围内变相就等同无形的疆界之分了。

  然而,帝国最强的联盟──骑士团,其势力范围却在帝国大陆中部向四周延伸开去,并紧紧贴在「技述」的西面。WW和「技述」以往虽说曾经也有过因误会而交战的记录,但自从两盟修好后,商旅来往日益频繁,为两盟带来不少便利。

  但是,如果WW和骑士团交战,根据骑士团内古德曼等人,对「技述」盟出兵不断的态度来看,一旦WW战败,那么,「技述」联盟势内范围的整个西、北边界线,都会被骑士团包围着;这一定不会是什么好事──

  塞缪尔正在满脑子胡思乱想之际。

  「那也不一定有什么大事。」盟主,荣说:

  「在摩酷还没和WW签公约之前,WW就试过和骑士团长期处于战争状态了,我们的城墙还不至于用豆腐渣做的,只要自己防守好,又不冒然进攻他们……问题应该不大。」荣说罢,手拳张开了一下,示意塞缪尔众人尝一尝他们闲时入厨为乐──不不之城的城主米诺所做的甜品。

  「……嗯,味道好棒。」众人会意,塞缪尔细尝了一口后,说。

  「对了盟主大人……」然后再续刚才的话题:「你刚刚说『摩酷还没和WW签公约之前,WW就和骑士团长期处于战争状态』?」

  「嗯……」荣。

  「那表示说,你们是由战争状态走向公约的?」塞缪尔禁不住好奇问:「我想请教,你们这是如何做到……」

  作为长期被古德曼等人单方面蹂躏的「技述」盟,联盟内的各成员也经常为此而咬牙切齿,无奈双方兵力实在有一段差距。

  荣没有实时回答,而是一边在脑海里把整个过程组织起来,一边尝着口中的甜品。良久,当众人以为盟主没有打算「赐教」的时候──

  「这样的……」荣说句开场白。

  然后放下银色的甜品匙,发出了咚──的一声。



  会客厅内,有摆设讲究的佳肴,还有悠扬的音乐伴奏。

  而另一边前线的兵营食堂中,因为是全体共餐的关系,虽不讲究,但同样是摆放得满桌都是食物。



  不过伴随的……

  却是大战一触即发的节奏--



  ※  ※  ※



  「报!」马未停定,人已跃下。

  「我们永冬冰川的三个村落,今早被骑士团夺去了……」传讯员满头大汗。

  「什么!!」在场用餐的人异口同声,无不停下手边的动作、或整个人弹离座位呆立,有人不小心把整盘用餐弄丢地上。

  剎那间,银盘坠地的刺耳声成为了寂静中唯一的存在。

  然后是各自和身边人的讨论着什么,整个空间充斥着分不清说话内容的喃呢。

  「他们在紧张些什么?」一名不知就里,刚被提拔成为军士的年青人,受不住压抑的气氛,也像他人一样找了位身边的前辈询问。

  「你听不到吗?骑士团夺去了我们三个村落……」前辈眼角瞧了瞧小伙子,说。

  「所以?」军士还是一副半明不白的样子。

  「切!这表示他们要动真格了……」前辈尽量压低声线,但是激动的情绪使喉头颤抖着。

  「帝国大陆以外上存在着的三个陆地版块,不管永冬也好,其余的沙漠和火山也好,由于生活条件艰苦,但同时又需要对抗当地的反帝国叛军,所以一直以来各联盟军团早有共识;就算是两盟处于战争状态,一般不会去抢夺其他联盟的村落!──因为这直接影响各盟驻扎在当地的部队的生存条件……」

  「除非是要决定歼灭对方!」男人一边咬牙切齿,一边双拳握得咯咯作响。

  「决定歼灭我们!?」小伙子神经绷紧,提高了声浪。

  「反击吧!」「她妈的我受够了……」「决一死战!!」场内原本压抑的气氛,被小伙子这一句牵扯起波澜;就像一颗小石丢进平静的水面,然后涟漪由中心点向外扩散一样。

  一时间,要求反击之声不断。



  开战的味道现在够浓了?

  够了。

  但是──

  「先去信……」参谋长比利.贝尔撒尔科对同桌用膳的将领们说。声音打断了在场一片杂乱的气氛。

  「为什么!还需要吗……这不是明摆着的吗!?」连一向注重外交礼节的银色比首亦觉得多说无益。

  「对,还需要……」比利语气坚定,不过与此同时,面上闪过了一丝复杂的表情……

  嗯。

  是一丝欣慰。
一丝欣慰……



  「当然……」比利补充:「先去信是应尽的礼仪,但夺回村子也是应该的表现……毕竟,『不随便抢村』是当初他们给其他弱小联盟所定的规矩……」



  ※  ※  ※



  「嗯……伤脑筋……」

  骑士团外交官,彭格列家族首领──桑苏斯,正一边转动着手上的巴利安指环,一边思考着如何向WW解释那个新加入骑士团,不懂规矩的成员所惹出来的麻烦事。

  他记得摩酷以前说过,如果不想引起不必要的麻烦,就算相方交战,互相进攻城池就算了,但最好不要抢夺对方控制的村落。

  『为什么』他记得自己那时这样问。



  「为什么去抢WW的村落?」他听到自己现在这样问面前的新成员。

  「我们都宣战了,不是吗?那当然不用客气了,我手上正缺村子呢。」新成员答得理所当然。

  「没上级批准的话,不要抢夺别人的村落。」桑苏斯说。

  「为什么,我们骑士团还怕什么?」桑苏斯听到新成员问了和他当初差不多的问题……



  「你有空问一问其他其前辈……就施汰蔑吧,团长正和阿尔及利亚交战,目前由她负责管事,就问她,我还得忙着回信给对方,和安排物归原主。」桑苏斯不想再解释什么,这年头『我们骑士团还怕什么』之类的说法,他也听得太多次了,更麻烦的是,他自己也不好解释──

  『还怕什么呢……』



  「去……」桑苏斯在阳台上双手一抛,把鸟脚上系上了向WW解释村落误会信件的鸽子抛向天空。

  信鸰在那诡异的天际间,向着WW阵营飞去──



  『为什么……』

  当团长摩酷说『最好不要抢夺对方的村落』时,他记得当时自己这样问。然后团长这样答──

  『因为,骑士团是村落最多的拥有者,每人手上控制着的村落平均就起过有二十个……但水能载舟亦能覆舟,村落也是最容易被夺去的对象;一旦打起村落战,除非联盟的总和有足够的指挥官,否则,即使一人对一人,你如何能同一时间发出二十路的军队去夺回原本属于自己的村子?』

  『彻底消灭对方不就行了吗?』

  『万一消灭不了呢?』摩酷最后这样问──



  桑苏斯观察着的时而乍现在黑云旋涡中的电光,有一种不祥的预感。

  「报!」

  「怎……有敌军?」桑苏斯转过身来,背向天际与大地。

  「不是,是我方施汰蔑亲自领军抢夺WW的村落去了……」

隆──

  一道电光带着雷响闪扑而来,落在距离城堡不远的山坡上。

  桑苏斯在阳台上呆呆对着单膝跪下的传讯员,那一剎强烈的雷电闪烁,使人目眩,也把周遭原本只是不明亮的地方,映照出一片彻底的黑暗──



1-1305220943421N_zpsb5e99b40.jpg



  ※  ※  ※



  施汰蔑亲自领军抢夺村落后──

「求你了……」热泪──「求你让我出战!」跪地──

「也让我出战啊……」哭求──

「我们也要,就算是死!也要同归于尽!」宁为玉碎──

「我不要再当懦夫!我们不要活得没尊严……」不作瓦全──



  ──WW阵营内,萌生出一股前所未有,不到黄河誓不休的高涨情绪。



  「当真!?」比利.贝尔撒尔科亲身到了军营,在宣讲台上高声质问一众将士。

  「当真!!」众将士语气坚定。

  「即使战死也不怕!?」比利再问。

  「即使战死也不怕!」态度宁死不屈。

  「……你们,谁家中没有男丁的要不要考虑离开?」比利继续问,像是考验。

  「我今晚把我老婆搞到腿软就行了。」保家卫国者,有市井之徒。

  「哈……别自己腿先软掉啊……」众人开怀大笑。

  「……家中有老人而没兄弟的,要不要考虑不要参战?」比利尽管满意,但还是继续观察。

  「如果这样我都不参战,我老爸会不认我这个儿子的!」身先士卒者,有寂寂无名之辈。

  「那你呢?手无缚鸡之力的说书人。」比利转向一个不起眼的角落。

  「什么……是问我吗……我当然怕啦,但我要留下,看着这一切的发生……」也有一位一直闭上眼睛,用拐杖引路的男人。

  「告诉我,瞎子怎样看?」比利问。

「用.心.看.」男人答。




















  「那么,我现在读出李梅闯教官临终前,交给大家的一封信……」盟主,荣,在宣讲台上,说──



  ※  ※  ※



  兵.器.赶.造──
『各位,当你们看到这封信的时候,很有可能已经是到了
大家存亡关键的一刻了……
──雨粉,在不知不觉间飘下。



  勇.者.招.募──
『熟悉我的、不熟悉我的、新兵报到的、沙场老将的……
──众人都屏息静听,心情沉重却又激动。



  战.斗.操.练──
『一个人,如果在不公义的环境下保持中立,那你其实已
选择了站在压迫者的一边。
不要以为你不作恶就是好人,不要以为不害人手上就没
有鲜血,不要以为没有当走狗就不是帮凶。
这情况下的沉默,也是一种犯罪……
──每一言一句,教人重新反思。



  团.体.军.演──
『我们现在受的的苦难,只是一群害怕别人进步的既得利
益者,为满足他们的贪婪,而使出的各种手段而已。我
们唯一要害怕的就是自身是否还存在害怕,及冷漠──
因为不管你害怕与否;又或因为这刻还没有被欺压到,
而选择了事不关己的态度……

那么!你,及你的家人!
必然成为下一个极权底下的牺牲品!
──很多道理,大家不是不懂,然而,就差了那么一步。



  热.泪.盈.眶──
『因此!团结起来!
为每一位因极权而正在受苦难的人,也为你自己!
团结起来!
我们不是奴隶!!
我们不要极权!!!!
我们不要不公义的社会!!!!!!
──或许,大家就等待着这一步。

──因为感动而寒毛竖起,甚至落泪的这一步。

「呀!!!!!」呼.声.震.天.



  置身当中,或许没人听得清楚这呼声的内容,但是,肯定听得出这是激昂的万人演奏──

  满面泪痕的哭叫、士气澎湃的狂呼、战意难掩的吶喊、视死如归的誓言:组成令人动容的合唱--

  空气中,响起仿如战斗天使长──米迦勒降临大地的歌声……






  战争要揭开序幕了吗?



  是!

  迟迟不敢出战WW,终于被逼得退无可退,要拼死一战了。






  不过……

  如此看来,既然众人也未至于是懦弱之徒。

  那为什么不早点出战呢?



  嗯,为什么呢──



ed29284b99b7da788dfcb92f6a0d31d057a3e84fd23e-phJWy5_fw658_zps3070e70b.jpg



  ※  ※  ※



  一个半月前──

  「明天,我就要去古德曼那,恐怕是没机会再见了。」夜,李梅闯私下约见比利。

  「我们还有其他办法的……」比利不忍;生离死别,经历多少次都不会习惯,不管眼前人是患难与共的手足们,还是兄弟般的女战士。

  「其他办法……你我都知其实没有……」李梅闯感激他撒了这个慌。

  「这里,我有封信委托给你。」接着,李梅闯拿出早就准备好,留给一众兄弟的一封信,说:「……我自己没能力替我姐姐报仇……只好靠你们了……嗯,你现在可以先看看。」李梅闯说。

  「谁是你姐姐?」比利问,一边打开信件,看过究竟。

  「丽萃城城主。」李梅闯答。

  「丽萃城城主?」比利抬一抬头,视线由信上转回眼前人,确定她不是说笑,因为比利也没见过丽萃城主本人,只听说过她是个战士。

  「是,她是我的孪生姐姐……」李梅闯表情好认真,又好像有点不好意思。

  「为什么她在后期自称丽萃三万?」比利再次把视线放回信上,但是他眼角好像发现什么不对,再次抬起头来──

  「……」

  双肩上的光泽是柔和的。

  锁骨上的肌肤是性感的。

  长发或许可以掩饰一点不太自然的表情;

  但遮盖不住两颗诱人的花雷。

  「……」比利意想不到:「不必这样,我会帮你的……」

  「那是两回事……就让我代替姐姐答谢你,也请你,让我在离开这个冰冷无情的世界前,感受最少一次的人间温暖……」

  或许只是单纯条件交换,又或许只是肉体慰藉,但,就算有些什么感觉,是不是放在心里比较好呢?



  那夜,肉体越是欢悦,内心越是痛楚。



  一个月前──

  「难道我们不可以劫刑场吗?」荣本想救出她。

  「不可以,请尊重她的要求……」比利把她的信给了荣。




  当天下午──

  「都是因为你!」一名女子忍耐不住,眼有水光地宣泄怨气:「要不是因为你,李教官才不会顶撞了骑士团那群混蛋……」

  「你说什么!要算账找那该死的古德曼算账,找我出气做什么。」男子也一眶热泪,不甘示弱。

  只有愤怒,但不团结──比利观察着众人。



  十五天前──



  「可恶!我忍不住了!我要跟那畜牲拚了!」一向文静的JJ更罕有地冲动起来。

  「冷静点,冷静点啊!」却换上平时比较冲动的阿拉六世,阻止JJ犯险。

  终于有一点团结了,但还不够──比利还是观察着。



  当天晚上──

  收到了大量道歉信的骑士团继续向乌发进攻。

  「TMD!」女骑士。

  『不知道是否有恶意?』『逼于无奈讨伐?』『叫我们理解?』武者诺曼。

  嗯,是团结了,但那只是怒气,不是士气──比利心想。



  前天──

  「报!骑士团宣告向我们展开战争状态!」──不行。

  「报!施汰蔑正派出多队军队,向常山熊和大资本公爵正在占领的营地中出发,意图明显是来拔旗。」──不行。

  「报!骑士团施汰蔑正出兵往我军所有的占领营地拔旗。」──还差一点。



  昨天早上──

  「报!我们永冬冰川的三个村落,今早被骑士团夺去了……」──可以了,可以反击了!士气可以!团结可以……

  但这仅仅只能反击,要确保成功报仇,还差一点狠劲……

  嗯,是绝地反击的狼劲!



  「先去信……」比利说。

  「为什么!还需要吗……这不是明着的吗!?」比首及众人也不解。

  「对,还需要……」比利语气坚定,不过与此同时,面上闪过了一丝欣慰──

  因为他知道成熟的开战条件快将来到……



  二十分钟前──

  「报!施汰蔑亲自领军抢夺我方村落……」

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……

终于放上──



  ※  ※  ※


『团结起来!
我们不是奴隶!!
我们不要极权!!!!
我们不要不公义的社会!!!!!!



  荣在宣讲台上说,义愤填膺地读着李梅闯最后传递大家的遗言时,比利脑海里却想着一个半月前,与她的那一幕──



  「为什么她在后期自称丽萃三万?」比利问。

  「三万烦恼丝;一段血海仇……」李梅闯答。



  ──「三万烦恼丝;一段血海仇……」比利.贝尔撒尔科想着她柔软的双唇,不其然再次咀嚼起这一句。



  心是温暖的。



  但风暴的寒流,已经吹来──






※  ※  ※  ※  ※  ※  ※  ※  ※  ※  ※  ※  ※  ※  ※  ※  





第四集精彩预告



──战争的成败关键,是什么?──



  「团长说,既然是第一大盟,那就要第一大团的样子,不要让人说大欺小。」K宝说。

  「唉……算了算了,还是和马克斯及月行者去深海菠萝联盟那边算了。」三伊说。


──有的人认为是谋略──



  「团长,对付阿尔及利亚,我有一计……」施汰蔑右边的嘴角上扬。

  「怎,说来听听……」摩酷好奇好来,问。


──有的人认为是兵法──



  「骑士三剑侠之一的新.苏内尔是技术的创始人?」冷玉有点惊讶。

  「而我们手上看到的这份,便是新的第二部份兵法。」
『In raiding and plundering be like fire,
is immovability like a mountain……

  「这什么意思。」冷玉问。
「侵掠如火,不动如山。」


──也有人认为是公义──



  「我们必须相信,而且要做到,即使在敌营,也有值得尊重的人存在。

  「因为我们这次战斗的目的,不是只为了消气,也不是只为了喋喋不休的报仇,而是要推翻这个残暴的团体。」男领主说。


──但是,如果公义一旦战败,谁还能够继续拥有?──



  「是谁给你的信喔,在这个时候……」身体被棉被掩盖着,露出白晢肩部的女骑士,不满地问。

  「骑士团里的那个人。」男领主说。


一段差点被没的历史真相

呈献给每一位曾经的战士,向不同阵营及离去的先驱致意。

筹备两年.耗资千万.

《皇城的陨落》GGE中文台连续播放中。



-=首都联邦出品=-
本故事纯粹虚构.内文所使用插图皆来自网络.
Post edited by 妮可 on
妮可 @ zh_CN 1
«1

评论

  • York5 (CN1)York5 (CN1) 话题数:72
    最后编辑于 08.02.2015
    Good job,妮可
    幽境城..... 呵呵。
    York5 @ zh_CN 1
  • 妮可妮可 话题数:113
    最后编辑于 08.02.2015
    @York大很快手.我還沒編完圖片碼已經沙發了~哈謝謝啦~
    妮可 @ zh_CN 1
  • libebi (CN1)libebi (CN1) 话题数:907
    最后编辑于 08.02.2015
    現在才發現有圖書館的存在~ (有漫畫書嗎?)

    很多事情~ 都是不斷的累積~ 堆積起來的~
    即使是有彈性的橡皮筋~ 也是會因為彈性疲乏而崩裂~
    中庸之道~ 還是處事最好的方法~
    不知怎地忽然讓我想到牛頓的第三定律...
    如果不作拍打的動作~ 手也就不會痛了...
    (◕‿◕) 按我到 Empire 简体中文客服 (◕‿◕) 按我到 Empire 繁體中文客服 (◕‿◕)

    ☼祐子寶貝的小斤寶貝愛小斤寶貝的祐子寶貝☼
    忍耐和時間,往往比力量和憤怒更有效。 ——拉封丹 La Fontaine
    凡事有很多面。在批判社會各種共業之前,先想想自己又為社會做了甚麼?

    納蘭性德《木蘭花令。擬古決絕詞》
    "人生若只如初見, 何事秋風悲畫扇? 等閒變卻故人心, 卻道故人心易變。"

    我是好孩子-要開開心心的
  • IVR (CN1)IVR (CN1) 话题数:97
    最后编辑于 08.02.2015
    又没抢到前三排,妮可大人把你的第二排让我坐坐?

    bebi才发现啊,幽境城图书馆 :)

    先细细看小说,忙着抢沙发,其实都还没看剧情。。。
  • IVR (CN1)IVR (CN1) 话题数:97
    最后编辑于 08.02.2015
    呼,这集好长。。。。

    妮可大人的分镜头越来越精彩 orz
  • IVR (CN1)IVR (CN1) 话题数:97
    最后编辑于 08.02.2015
    童梦 写: »
    比利跟李梅床戲那段是哪招阿XD 看得好害羞~///~

    那是妮可大人的绝招 ;)
  • ABT (CN1)ABT (CN1) 话题数:293
    最后编辑于 08.02.2015
    大作!大作!~~~好棒棒的.......床戲!!!???預告中還有一次!?!?!?!?!?




    床戲啊......雖然大家看得很爽.....但沒必要為了收視率這樣玩吧(有誤?
    ........至少....你也交代一下兩人之前的種種吧(可放在劇中處).讓觀眾自己腦補實在有點....
    或許無法很成熟,但可以避免太幼稚.
    對別人用敬語是尊重,不是諷刺.
    不想被輕賤貶低,就不要輕賤貶低任何人.

    倘若能經常站在對方的立場,明白他的感受和難處,就可以自然而然地由心中生出體諒了.
  • opo (CN1)opo (CN1) 话题数:25
    最后编辑于 08.02.2015
    写的真好,给个赞
    opo
  • 妮可妮可 话题数:113
    最后编辑于 08.02.2015
    呼~這集一不小心.沒控好字數,便比原定7000左右的字數多了一千多..希望大家不會看得太累XD
    娘娘說得對.很多哲理都有類似中庸之道的..話說每集的正文一開始便會有某句名言..下集那一句就是了說中庸之道的了,是一齣電影對白..不過這裡先不說出來~呵呵~>o~
    ivr大噓~~我還有好多更熱血沸沸沸沸騰的手稿(只是口吃,不是乘四倍)....噓~~別告訴夢夢
    夢夢什麼都(聽)不到~~呵呵
    abt大~~床戲只是把愛恨情仇再推高一個臨界點的點睛動作~不是重點啦XD~這只會點到即止,不然故事會變了另一種重口味.快把眼睛轉回來~不準看~哼(大誤XDXDXD
    謝支持opo大~奧毘奧戰團內的人,也快再次登場了~請幫推收視~謝XD
    妮可 @ zh_CN 1
  • GONG-BO-LINGONG-BO-LIN 话题数:330
    最后编辑于 08.02.2015
    排版夠好、內容夠吸引人,就不會覺得累!!

    我有過看網路連載小說時,三天看三四百章,每張平均每章 3k個字的!!
    (只是為了趕進度,因我找到那些連載小說時通常都已不知寫到哪去了!!
    只要開頭好看我通常就會想繼續看下去)
    除非特別標明否則本人言論不代表聯盟發言!!




    《皇城的陨落》
    作者:妮可
    第一集 第二集 第三集 第四集 第五集 第六集
    第七集
    第八集 第九集 第十集 第11集
  • Turtleevil (CN1)Turtleevil (CN1) 话题数:149
    最后编辑于 09.02.2015
    比利大人那段細節呢?
    Turtleevil @ zh_CN 1
  • troy (HANT1)troy (HANT1) 话题数:239
    最后编辑于 09.02.2015
    turtleevil 果然很邪惡:rolleyes:
    因為我很懒所以叫123
  • 伊斯曼 (CN1)伊斯曼 (CN1) 话题数:10
    最后编辑于 10.02.2015
    草草的看了一下已发的三章,果然很有味道,让人欲罢不能。
    读完之后,便想随便写几笔,总结总结不长的游戏生涯,如果前言不搭后语,就当是徒增大家一笑吧。

    我是在去年年末加入的骑士团,也是目前仅存的几个团员之一。
    我加入的原因很简单,借势保盟——借骑士团的势保全跟我一起来大帝国的朋友建立的小联盟。
    但随着时间的流逝,一起来的朋友一个个a了,剩下的寥寥几个昨天也被我叫进了骑士团。
    最初的目标已经彻底随风而逝,但骑士团确实完成了对我的承诺,生活还在继续,只是现在轮到我来兑现誓言。

    金银之所以会走到今天,大致是什么原因,我也能猜出一点。
    但说实话,那都是过去的,跟我关系相对有限。
    之所以能坚持到现在也不离开,只是为了报答团长,报答在我加入后骑士团中其他人对我的帮助。
    这些人可能在过去飞扬跋扈,可能曾经持强凌弱,也可能安于现状一心种田,可能默默的来默默地去了无痕迹。
    但他们都曾是我的同袍,曾在我上线时招呼问好,下线时相约再见,困顿时倾囊相助,困惑时答疑解惑。
    他们所做的一切都不容许我轻易转身背弃,虽然没能体会过多久文中那如日中天的浮躁时代,但能见证大地上不同势力旋起旋灭,也实属三生有幸。
    既然已经选择了坚持,不论今后骑士团是走向绚烂的灭亡,还是会成为一个安于建设的休闲之所,我都会默默地立于团长身后的方寸之地,见证那历史的一刻。

    一个骑士团团员(也许是最后一批)的自白书

    骑士团成员 伊斯曼

    20150210于京随笔
    伊斯曼 @ zh_CN 1
  • zumeezumee 话题数:7
    最后编辑于 10.02.2015
    看到这里,似乎,这次圣诞大战的起因,过程,我像是错过了一些什么~
    金银两盟,走到这一步,也是众玩家默默老去的结果~
    对于一个老人来说~能参与这次战役,虽死犹荣,以后的局面,大家相扶成长吧~
    几个月前,和娘宝,SUN,好宝,一直在谈组建退休老人盟的事~
    三个月前随着现实中SUN的离去~也让大家感伤许久~网络与现实发生的这种碰撞~
    第一次感受到,是那么不好受~心里不舒坦~
    陨落必有因~
    愿大家调节好游戏心态~保持健康身心~
    ^_^ 银色老人:zumee
    留一熊掌~ 15-2-10
    zumee @ zh_CN 1
  • York5 (CN1)York5 (CN1) 话题数:72
    最后编辑于 10.02.2015
    zumee 写: »
    看到这里,似乎,这次圣诞大战的起因,过程,我像是错过了一些什么~
    金银两盟,走到这一步,也是众玩家默默老去的结果~
    对于一个老人来说~能参与这次战役,虽死犹荣,以后的局面,大家相扶成长吧~
    几个月前,和娘宝,SUN,好宝,一直在谈组建退休老人盟的事~
    三个月前随着现实中SUN的离去~也让大家感伤许久~网络与现实发生的这种碰撞~
    第一次感受到,是那么不好受~心里不舒坦~
    陨落必有因~
    愿大家调节好游戏心态~保持健康身心~
    ^_^ 银色老人:zumee
    留一熊掌~ 15-2-10
    錯過? 如錯過,你不會近乎所有稀有財產都損失殆盡。
    你知道當時金銀兩騎內討論的事情,豈會錯過 ?

    Goodman也有參與大澡堂之事 ?
    真奇怪,他可不是農夫啊。
    以前不是,現在不是。
    York5 @ zh_CN 1
  • IVR (CN1)IVR (CN1) 话题数:97
    最后编辑于 10.02.2015
    千里堤溃,岂在一夕。唯处庙堂之高,难闻江湖不平。。。

    熊宝,把和平与新生带给银色吧。
  • Turtleevil (CN1)Turtleevil (CN1) 话题数:149
    最后编辑于 10.02.2015
    其實大家可以以自己觀點寫些外傳 跟妮可互相交流XD
    Turtleevil @ zh_CN 1
  • GONG-BO-LINGONG-BO-LIN 话题数:330
    最后编辑于 10.02.2015
    其實大家可以以自己觀點寫些外傳 跟妮可互相交流XD
    哈哈我樂見~!!
    我愛看小說~
    除非特別標明否則本人言論不代表聯盟發言!!




    《皇城的陨落》
    作者:妮可
    第一集 第二集 第三集 第四集 第五集 第六集
    第七集
    第八集 第九集 第十集 第11集
  • libebi (CN1)libebi (CN1) 话题数:907
    最后编辑于 11.02.2015
    z宝~ 是啊~ 老了老了~ >___<"
    看得多了也看得累了
    如果說要在這遊戲上獲得最多的~ 可能就是友情以及經歷吧
    老兵不死~ 退休務農~ ^^ 清閒與否還是在心啊~

    York... z宝這邊說的錯過跟你說的錯過不同~
    他說的是錯過一些事情
    遊戲畢竟是遊戲,大家也有現實生活要顧,不是一直在線上的,自然會錯過一些事情。
    話說退休盟跟大澡堂不算等號啊....

    推外傳+1~ 是說~ 希望大家繼續匿名...
    很多事情 不需要說破 心知肚明就好
    畢竟是故事不是寫史記~
    (◕‿◕) 按我到 Empire 简体中文客服 (◕‿◕) 按我到 Empire 繁體中文客服 (◕‿◕)

    ☼祐子寶貝的小斤寶貝愛小斤寶貝的祐子寶貝☼
    忍耐和時間,往往比力量和憤怒更有效。 ——拉封丹 La Fontaine
    凡事有很多面。在批判社會各種共業之前,先想想自己又為社會做了甚麼?

    納蘭性德《木蘭花令。擬古決絕詞》
    "人生若只如初見, 何事秋風悲畫扇? 等閒變卻故人心, 卻道故人心易變。"

    我是好孩子-要開開心心的
  • zumeezumee 话题数:7
    最后编辑于 11.02.2015
    大战已告一段落。
    早上,WW盟的一名成员,来占我暴熊前站,我不知,这是WW盟的立场,还是阿尔的立场,不知谁能解答?
    对于一个已无力反击的老人,需要如此?
    zumee
    zumee @ zh_CN 1

添加一条新评论

粗体斜体删除线Ordered list无序列表
表情符号
图片
向左对齐居中对齐向右对齐切换 HTML 视图切换全页切换灯光
放置图片/文件